秋木苏兮

写文写文写文不写变丑吧你

【修伞】比柿子小舌头还好吃的存在是你

苏沐秋生贺

比柿子的小舌头还好吃的是你

 

“瓦上长天,柔复青!瓦上高树,摇娉婷。天上鸟铃,幽复清。树间小鸟,啼怨声。帝啊,上界生涯,温复淳。低城飘下,太平音。——你来何事,泪飘零,如何消尽,好青春?”

一个年轻的少年声音正装模做样地念诗,由于用力过猛,优美的句子被他读得矫揉造作,别扭极了。

苏沐秋不堪其扰,他扭过头,从手边厚厚一摞书里挑出一本,拿在手里掂量一下,朝叶修抡了过去。

大部头的书页在空中哗啦啦地打开,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,展平成飞鸟的样子。叶修哎呦了一声,敏捷地一闪,书落在他脚下。

“《金雀花王朝史》?”叶修也不恼,弯腰捡起来看了一下封面,啧啧摇头,“太不爱护书本了,学渣酥。”

“叶修同学。”苏沐秋拿起另一本更厚的和他示威。

叶修为自己的朗诵引起了苏沐秋的注意而满意,他把书夹在胳膊底下走过来,很有亲和力的样子,按住了苏沐秋放在书上的手,“好啦,让我帮你复习的学渣同学,我们要心怀对课本的敬意懂不懂?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让哥来教教你课本的正确用法。”

他在苏沐秋身边很近的地方盘膝坐下,胳膊一伸把书推到两人中间,另一只手极其自然地把人揽过来。

那就先讲讲金雀花王朝吧。

 

苏沐秋落下了不少的功课,学期将过半,虽然不至于像期末一样修罗场,但也有几门课要交论文。于是他被迫终止了抒情诗般的日子,开始史诗般的壮烈复习。

正值秋天,星期三早晨的大课结束,苏沐秋脱力一样趴在了桌子上,叶修在他旁边慢悠悠把笔扔进包里。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苏沐秋偷偷瞟一眼叶修,视线却被逮了个正着,对方一双眼含着笑意来推他,苏沐秋当即用脸滚桌子。

“难难难!不学了不学了......”苏沐秋虚脱。

“你当初摸鱼的时候怎么不想着这一天啊。”

“我那哪是摸鱼,那是发家致富!要不哪儿来的钱买道具?”

贫穷的苏沐秋拉扯着一个贫穷的话剧社,含辛茹苦。这个话剧社是他和叶修一手创立起来的,说是话剧社,其实也跟夫妻店没啥区别,惨淡经营,除了他和副社长叶修,剩下就是两三个误入歧途的倒霉孩子——叶修一直坚持他们是贪图社长美色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社长听了后十分不要脸地若有所思:“要不我明年招新女装试试?”

整个暑假苏沐秋都在忙着赚钱,以至于开学后刹不住车,课翘了不少。这学期他们准备演出一部话剧。在整个社团清汤寡水茶话会般的会晤持续了一年后,苏沐秋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。毕竟一年中他们都在研究话剧,苏社长觉得理论知识足够了,是时候进行实践了。

苏沐秋把粉笔放回黑板槽,一些小气流从他指间升起,轻轻扑去了手指上的粉笔灰,“那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!”

倒霉孩子们表示拥护社长的英明决策。

叶修盯着面前印好的白纸黑字,沉默了一下。

“剧本:《禁闭》

  作者:(法)让·保罗·萨特

  主演:叶修、苏沐秋、XX、XXX......

  导演:苏沐秋

  ......”

叶修试探道,“萨特?”

“萨特。”

“艾斯黛尔和伊内丝?”

“很好。”苏沐秋满意微笑。

“可是据我所知,我们社内并不能满足两个女性角色的条件。”

苏沐秋把主演那一排的字指给他看,和善道:“主演,你,我。”

叶修:???

散会后人都走光了,苏沐秋把黑板上他画的图示擦掉,他背对着黑板收拾纸质材料,黑板擦在他的指挥下漫不经心地一下下从黑板上蹭过去。

叶修靠在桌子上,心情复杂:“为什么选这个剧本?你要女装吗。”

然后他默默脑补了一下,忽然就觉得也不是不可以了。

苏沐秋抬头看他,果然被叶修露出的表情吓了一跳。黑板擦“啪”地掉在地上。

“你好弱啊,”叶修嫌弃,抬腿朝讲台上走过去,捡起黑板擦三两下把剩余的抹完,“效率,知道不?”

“去去去,你那副表情是啥啊,你想到啥了叶修!”苏沐秋脸有点红,然后又补充一句,“因为还不到盛夏啊。”

是啊,当时正是七月,期末考完社团最后一次例会。风把窗帘吹起来,叶修看看苏沐秋的白衬衫和额前柔软的刘海,更喜欢这个季节了。

苏沐秋有一点点魔力。

当然,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是如此。人们生来就得到天赐的礼物,拥有各自的“时节”——礼物并非无所不能,人们的魔力是季节性的,有的人是夏天,有的人是下雨的时候,也有在西伯利亚寒流来临之时的.....

这个世界的人将魔力视为一个惊喜,因为并非奇幻故事里无所不能的能力,所以有之傍身,也仅仅是生活多了一点方便。而大多数人都是没什么卵用的能力,比如能在初秋夜晚的火炉边得到一朵玫瑰,或者是经过加尔达湖边就会有雪花从头顶落下——这个人还上了《环球时报》,有不少摄影师表示很乐意雇佣他。

这样因为能力在工作上发挥作用的人不少,校门口卖冰淇淋的小哥就是个能在夏天给甜筒降温的人,所以这家店大受欢迎。当然,也有冬天冷冻这样的bug搭配......

苏沐秋的“时节”从盛夏八月开始,魔力逐渐增强,到十月仲秋达到顶端,在冬天第一片雪花落下时结束。他善于掌控风,这在世界上算是相当不错的天赋了,而苏沐秋一般将它用于帮自己干杂事儿和话剧特效。

叶修则相反,他的时节在冬天,一直到五月生日结束。这位跟苏沐秋一样,经常用自己的火苗点烟,有次没掌握好,刘海烧掉一截,被苏沐秋嘲笑半个月。

“所以啊,”苏沐秋后来跟叶修勾肩搭背地说,“咱俩就是天生一对,时节这么搭配,完美互补,你不跟我好跟谁好啊!”

叶修深以为然。



未完待续。赶10:21发,我是个废人……手速只有5的渣。

临时脑的设定,类似一个低魔奇幻世界,就想让他们过诗一般的校园生活哼。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