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木苏兮

写文写文写文不写变丑吧你

【全职高手】高三荣耀20苏沐秋篇

第二次发文~逼的芥城做了主催,死催活催赶到月底前弄完了……躺。流水账昂,请多担待,这里山竹。

01

这周他们学校艺术节,不过并没有高三什么事。

早上一来苏沐秋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个昏天黑地,第三节课间才和叶修接上头。

说起来……一大清早来就上数学课真是万分痛苦。苏沐秋硬撑着眼皮听了半节课,终于支撑不住用手托着半边脸睡过去了。才睡了没两分钟,苏沐橙戳了戳他后背传过一张纸条。

苏沐秋正睡得香,冷不防被人一戳,几乎不曾从椅子上跳起来,回头看见苏沐橙冲他直摇头。

“哥你昨晚干什么了?这么快就阵亡了!!”纸条上是苏沐橙放大了的字,为了表达效果,多加了个感叹号。

苏沐秋困得要死,摆摆手,“别闹了啊,让我睡一会,毕竟我不听课分也就是你的二倍多点。”

苏沐橙朝他瞪眼,不服气地用脚踢他凳子,为了不引起老师注意,压低声音凑过去,“你下次等着。”

“你还是好好听课吧……”苏沐秋头也不抬。

哥哥跟叶修待多了被带坏了……苏沐橙愤愤地盖上笔盖。

“苏沐橙你上黑板写这道题。”老师的声音响起来。

才被亲哥嘲讽完数学成绩,又被老师拎上黑板……流年不利,真是的。

苏沐橙硬着头皮站起来。

莫凡默默地看她一眼,默默地把自己的习题册传过来。上面写了答案。

苏沐秋睡得依然故我,大有泰山崩于前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。

亲哥关键时刻靠不住……好队友还是有的!

02

苏沐秋三模考的有点扯,最近正在洗心革面奋起直追,连着一周晚上点灯熬油,现在有点背不住了。

这几天早上困得要死,吸着冷风到教室,睡都睡不了直接早读,然后被拉下去跑操,等到第一个课间大半早上都过去了,补什么觉!

这段时间下了几场雨,天气越发的冷了,暖气还没来,最是一年中青黄不接的时候。

叶修怕冷,毛衣都上身了,苏沐秋见到他的时候正分外猥琐地把两个袖子抄到一起。

苏沐秋就穿了一件衬衣,校服外面加了个薄外套,玉树临秋风,冻得英姿飒爽。

“快快快……”叶修露出救命的表情,“冻死哥了,衣服给我。”

苏沐秋震惊,“你是人吗?我就穿了这么点!”

“我觉得少年你比较耐冻……”叶修直接动手来扒他衣服,“而且我坐的靠窗边啊,冷风嗖嗖的,苦大仇深!”

“我去,”苏沐秋拼命捂住外套抵死不从,“松手松手松手叶修——”

对面理科班戴妍琦正扒在窗户上往外看,肖时钦一脸无奈地靠墙看着她。

“你看那两个……”肖时钦示意她看叶修和苏沐秋,“怎么不见你对他俩激动呢?”

戴妍琦熟视无睹,“你要知道,整天闪啊闪的就习惯了……”话没说完她忽然两眼放光,拼命踮着脚往外探头,“哎你快帮我看看那是不是喻文州和黄少天?刚从那过去!不是吧这俩干什么去了?黄少天表情不对啊……”

肖时钦感到了心累。

更让他心累的还在后面。

03

中午吃饭时苏沐秋和苏沐橙遇到了肖时钦和戴妍琦,两个女孩子说说笑笑地坐在一起,今天叶修中午回家,一桌正好坐他们四个人。

三模后的苏沐秋进入了手不释卷的学霸状态,中午都拿了本数学题回去写,以及,他的草稿本。

戴妍琦顺手翻了翻,感叹了一下“沐沐你哥写字真好看”,顺便get到了一些奇怪的点。

忽然,戴妍琦看着本子上的一页,双手捂脸满面红光,她抬头看向苏沐秋,目光里尽是难言之意。

苏沐秋被她盯的发毛,自己瞅了草稿本一眼。

没什么特别的呀……

苏沐橙也凑过去看了看,等她收回目光时心情复杂,“我大概懂妍琦什么意思了……你自己说吧。”

戴妍琦兴奋,把本子举起来,“大汉男风!想不到苏沐秋你也深谙此道,汉武我比较吃彻嫣啦,不过哀帝董贤断袖梗也让人欲罢不能啊……”

本子上写着四个字,“大汉雄风”,大概是自己看书时候随手写的。

苏沐秋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两圈,雄=公=男,大汉雄风=大汉男风。

肖时钦忍住单手盖脸的冲动。所以说,肖时钦只有更心累,没有最心累。

04

下午叶修被从家里放回来了,一副恹恹的样子。

他把一个橘子塞给苏沐秋,一脸生无可恋,“回个家比考试还累。”

苏沐秋刚把橘子接在手里,他们班头就站到了教室门口。苏沐秋赶紧冲叶修挥挥手,一溜烟回到自己座位上。

班主任在门口站着,苏沐秋目视前方,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儿,手伸到桌子底下把橘子剥了,橘子皮顺手就扔到垃圾袋里。

叶修在教室外隔着玻璃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沐秋一瓣一瓣把橘子吃了。

叶修中午回家,挑了个金玉其外的橘子准备带给苏沐秋,还琢磨了半天画了个笑脸上去。

然后苏沐秋就目不斜视地剥了橘子,到吃完都不知道上面有个笑脸。

什么事儿啊……

叶修因为看苏沐秋吃橘子进班晚了,这么说哪里不对,总之他被班头拎住了造句。

班头说,“他在笑。”

太小看我了吧……“He is laughing”哥还是知道的。

叶修刚说了一半,“He is……”

底下有人接了句,“hahaha”

苏沐秋在对面都能听见他们班的笑声了。

延点发了张卷子,有人发现卷子上印着,“高三第一次诊断性考试”。

“什么意思啊?”

老师说,“比较官方的说法是诊断你们学习中的漏洞。”

“那不官方的呢?”

“诊断你有没有病喽。”苏沐秋搭茬。

老师微笑,“诊断你有没有救。”

还是段数不够啊!

05

艺术节这周总是比较散的,然而一切热闹跟高三都没啥关系。下午文艺汇演时,不时飘过来的音乐声惹得满教室都骚动起来。

“想出去啊?”老师贴心地问。

全班猛点头。

“想想吧。”老师潇洒转身,粉笔在黑板上留下清晰的印子。

苏沐秋往桌子上一趴,跟着同学一块发出嘘声。靠,操场是他心向往之身不能至啊!

课间时高三邻操场的楼梯上趴满了人,使劲探着头围观表演,跟放风似的,好不可怜。

叶修和苏沐秋好不容易抢到一席之地,苏沐秋挤到前面,叶修只好趴在他后头左摇右晃伸着脖子,苏沐秋被他压得快断气了,拉拉叶修的领子,“你这么想看翘课去啊!”

“不敢,”叶修正色,“班头的课,等着逮我呢。”

苏沐秋给这个惯犯点了根蜡。

06

下了晚自习苏沐秋在叶修他们班外面等他,刚走到门口一本书就呼啦啦迎面飞来。

苏沐秋一偏头,书砸到门框,掉到地上。

叶修从旁边冒出来,拍拍胸口,“好险。”

苏沐秋僵硬地转过脖子,“你们班干啥呢?”

话音刚落,就见黄少天挽起袖子杀气腾腾地从里面出来了,“靠靠靠叶不修你有种别跑啊!站住站住站住!你有本事打牌输你有本事把条儿贴了啊!速速出来本大爷与你再战三百回合——”

叶修往苏沐秋后面一躲,趁黄少天没注意拉他衣角,“快走。”

苏沐秋没反应。

“打牌输了,贴条儿呢,”叶修冲他眨眨眼,一指衣服上的三张纸条,“走啊,赶紧的,不走等着他抓住我贴啊!”

活该。

“你们真会玩……”苏沐秋“呵呵”两声,“叶修你也太弱了,哥出手保准赢翻全场。”

到宿舍叶修总算松了口气,大模大样往那一坐,条儿扯下来扔桌上。

“哟,贴条儿呢?”舍友们都饶有兴趣地凑上来,啧啧称奇地集体围观了叶修的战果。

然后他们一致得出了结论。

“叶修你不行啊!”

“去去去,边儿去。”

苏沐秋乐不可支。

07

十二点多的时候叶修打了个哈欠,凑到苏沐秋桌前,“沐秋你还不睡?”

“再学会。”

“少年,胜败乃兵家常事,不要太在意一次考试嘛……睡觉才是第一要义。”

苏沐秋放开笔,无奈地看他一眼,“我没有在意这次成绩。”

叶修纳闷,好像在说“不然你在为什么”,“那我睡了,你自己看着点啊。”

苏沐秋答应一声,揉揉眼睛算下一道导数题,听见身后叶修窸窸窣窣爬上床脱衣服的声音。

“沐秋晚安,”叶修的声音隔着被子有点闷闷的,带了秋冬的暖意,“早点睡。”

“晚安叶修。”

苏沐秋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眼神明亮而温柔,映着灯光泛起点点清澈的笑意。

这样一个奋笔疾书的深夜,叶修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呼吸均匀,有多少个寅夜他们一同奋战,有多少个天光微明的清晨他们看着彼此的脸。

这样的相伴。

苏沐秋忽然想起一句诗。

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长。

这是他们相伴而行的少年时。

苏沐秋写完解题的最后一步,回头向对面床上看了一眼。

晚安,叶修。

……

结果他对上了叶修黑暗中明亮睁开的双眼,对方依旧那么欠的声音想起,“哟苏大大你看我干啥?难不成是我太帅你迫不及待要扑向我的怀抱了?”他还装模作样拍拍床,“上来睡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冻死了,快来给我暖被窝。”

“滚。”苏沐秋冷酷。


评论(6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