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木苏兮

写文写文写文不写变丑吧你

【修伞】续写荣耀01

高考前就想着,考完一定要写一个这样的故事,他们的高中三年,点点滴滴,也算是对自己高中生活的回忆吧。喜欢他们少年时的样子,热忱,满怀梦想的青春时代。这是属于苏沐秋和叶修的少年故事。愿故事里的他们,永远春风年少,永远璀璨生光。

=============正文===============

六月七日。

早晨八点二十分。

H市八十二中考点外已经熙熙攘攘挤满了人。送考的家长,轻松或紧张的考生,警戒线拉出一道,救护车消防车齐齐到场,警察在一旁维持着秩序,各大报社的记者也早已端着摄像机蹲好了点。

苏沐秋和叶修站在路旁一棵梧桐树下,满脸云淡风轻地闲聊着。如果不是手上拎着的透明袋,几乎都看不出来他们是即将进入考场的应考生。

这是寻常的一天早晨。甚至一小时前苏沐秋还如往常地做好早餐,打发苏沐橙吃了上学去,遭到了初三在读的苏沐橙“哥哥你好歹紧张一下哎”的吐槽。

考点离他们家不远,坐公车两站路,八点整苏沐秋把牛奶杯放进厨房,和叶修边聊天边去考场。

警戒线撤开,考生如潮水般涌进学校。叶修从靠着的树上直起身,和苏沐秋并肩走进去。

他们在考场指示牌边分开,各自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苏沐秋忍不住回头,看着叶修的背影,弯起嘴角。

少年头发乌黑,眼神明亮,黑色短袖和休闲裤,挺拔得像新松一般。

今年是他们的十八岁,满怀对未来的憧憬与新奇,大学殿堂就在眼前,几乎触手可及。苏沐秋想,有句话说得对,高考不是人生的终点,而是人生的起点。属于他们的世界,才刚刚开启。

有人说,人生有很多正确答案,有很多的路可以选择。不管以后的人生会怎么走,叶修大概都会和他一起吧。十年,二十年,再长的路,他们也会一起走下去。

苏沐秋轻轻摇了摇头,不觉失笑。他将手握紧再松开,漂亮的关节绷紧又舒展,他想,叶修那家伙,要认真答题啊。

铃响。

他们同时拔开笔盖,好像勇士拔剑出鞘。

一挥手,便可横绝天下。

 

苏沐秋是以他们班第三名的成绩考上这所高中的,顺带一提,他们班第一是市状元。其实作为同一所中学的初中部,大家直升高中总是多少有点优势的,可惜在苏沐秋这里,这种优势并没有用武之地。

中考完苏沐秋书包一扔,和他那帮哥们去网吧玩了个昏天黑地。其后的假期里除了跟着学校的夏令营去了B市,在两大顶尖级高校听了一堆讲座,在长城上拍了傻兮兮露一口白牙的照片给苏沐橙发过去外,剩下的就是网吧,毕业照,散伙饭,纸醉金迷放浪形骸。

然后成绩一出,学校把他们这帮人尖儿凑起来,开了高中预科课程。苏沐秋每天去点个卯,一节课大半时间都在看他的数学竞赛,冷气充足的阶梯教室待得人骨头酥酥的。半个夏天过去,几大本竞赛书翻得烂熟。

军训到来时苏宅男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苦着脸混杂在一群或膀大腰圆或形容猥琐,或妖娆或清纯的少男少女里,在老师吆喝下排队走向停车点。

过马路时苏沐橙给他收拾的,在他看来有些过分大的包撞到了一个人。

“哎呦,对不起啊哥们。”苏沐秋连忙道歉,露出招牌笑容格外诚恳。

“没事没事,”那人回给他一个笑脸,“新同学啊,认识一下?”

“苏沐秋。”

“我叫叶修。”

坐大巴时两人很自然就坐在了一起,叶修靠窗,支着下巴看外面家长跟车上孩子挥手告别,转头瞥见苏沐秋从包里拿出一个眼罩,正把带子拉到脑后。

叶修:……

怎么着这人是个娘炮啊?

苏沐秋察觉到他的目光,解释道:“哦我睡一会,到那地方肯定都领衣服领被子,都是折腾人的事儿,你也补个觉先?”

叶修表示接受了他的好意,苏沐秋点点头,自顾自的把眼罩拉下来,靠在了椅背上。

车启动了,冷气徐徐吹着,叶修认真地看着身边男生的侧脸,头微仰,柔软的发丝被松紧带弄得支棱起几撮。叶修眨眨眼,忽然发现男孩发梢在光线下泛起点亚麻色。可能是暑假染的吧,叶修想象着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。

苏沐秋暑假确实把头发染过,长到开学,发梢修过,基本不留痕迹,谁承想被叶修发现,不过一般人也不会离这么近看他就是了。

他的眼睛睡觉时对光线比较敏感,苏沐橙怕他军训睡不好,特意给他带了眼罩在包里。苏沐秋倒没想那么多,结果就被叶修当成了娘炮。

快到目的地时,苏沐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鼻梁上拂过,随即眼皮上“啪”地被弹了一下,他惊醒,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叶修拽着他的眼罩,拉开然后松手。

“啪”。

苏沐秋一把扯掉眼罩,哭笑不得地看着叶修:“你平时都这么叫人起床吗?”

叶修很平静,道:“那得看是谁。”

“我是不是得感谢你啊!”

“不谢,小意思。”

叶修也不知怎么回事,当时看着他睡觉的样子,忽然格外想逗这个人一下。

 

“37号,叶修!”

“来了来了。”叶修抄起袖子凑过去,险些被一股脑儿堆上来的被子褥子迷彩服压翻。

苏沐秋默默转头,隐藏了嫌弃的目光。

宿舍在三层,十二人一间上下铺。军训基地条件比较差,不少人都在抱怨,苏沐秋倒觉得还好,起码听说饭挺好吃的。上楼时他瞅一眼叶修,对方除了累得满头大汗,倒也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。

这家伙看起来一副大少爷的样子……没想到还挺能吃苦的。叶修背的书包他见过,很有名的国外品牌,看来这人家里条件不错。

“你睡上面下面?”叶修凑过来问他。

他们到了分配的宿舍,一个寝室都是同班同学,大家厮见完毕,苏沐秋他们占据了靠门的一张架子床。

“上面吧,我睡觉老实,你睡上面我怕你掉下来。”

叶修忍住没吐槽他,默默腹诽,我睡觉也不折腾好吗……

等他把床铺好,东西拿出来放整齐了,苏沐秋已经和同寝的人热火朝天地聊上了。

叶修摸摸鼻子,也加入进去。

 

基地的饭确实好吃,苏沐秋胃口大开,多盛了一碗饭。晚上睡觉时有些撑着了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叶修踢踢床板,让他安静一会。

苏沐秋小声叫他,“叶修,叶修。”

叶修哼哼两声示意自己听到了。

苏沐秋干脆坐起身,从上铺朝下探头,同寝的人都睡了,他声音压得低低的,有些微妙沙哑的质感。

“叶修,你困吗?陪我聊会天,睡不着。”

叶修翻个白眼,无奈道:“下来吧。”他在上面这么说话,也太不方便了。

苏沐秋从善如流,利落地从上铺爬下来,踩着叶修床边,“嗖”地扑到他床上。

“哎哎哎!”叶修生怕他一脚踩到自己身上。

“往过点往过点。”苏沐秋挤挤他。

“占地面积挺大的啊。”叶修嘴炮归嘴炮,还是抬起身子往里挪了挪。

小小一张单人床,挤了两个快一米八的大男生,苏沐秋扭来扭去,终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头枕在胳膊上,看着黑暗中头顶的床板。

“你家哪儿的?“

“我啊,我家B市的。”

“那你干嘛来这儿读书?”

“说来话长了,”叶修装模作样叹口气,“我其实也是个苦孩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是离家出走的。”

“哦?”

“我以后……想学数学,但老爹不让啊,我只能换个地方掌握自己的命运了。怎么?”
 “所以说,你是一个人来H市的?”

“对呀。”

“那你现在住哪?”苏沐秋肃然起敬。

“学校宿舍不还没办下来呢嘛,我先租了个房,就学校旁边。所以说,苦啊。“叶修感慨。

“你还挺厉害的……”苏沐秋总结,“住什么宿舍,来我家住吧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我家就我和我妹,我爸妈平时基本不回来的,刚好咱们可以做个伴。我妹在咱学校旁边读小学,对了,”苏沐秋猛然想起一事,“你不许欺负她!不然打断你的腿!”

叶修看着这人自己噼里啪啦讲了半天,现在又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再也憋不住,努力压低声音狂笑。

他用手握住嘴,苏沐秋还是能感觉到他肩膀一抖一抖的,不满地撞一下:“笑啥!”

“好好好,”叶修好不容易收住,“房东那以后多指教了啊。“

“要交房钱的!”

扯了一会淡,苏沐秋又轻巧地翻上去,这回没有了翻身时床板的咯吱声。
居然还寝室卧谈……小女生么?
不过……感觉还挺好。
叶修听着上面传来清浅的呼吸声,窗外淡淡的光透进来,不一会也睡了过去。

这是他来H市的第一周,进入这所高中第一天,认识了第一个人。

出乎意料的,是个很不错的家伙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刚高考完,然而我考砸了,只能在故事里让喜欢的人搞一搞。好不容易让叶修住进伞哥家了,感觉写得好烂……唔。

评论(10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