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木苏兮

写文写文写文不写变丑吧你

【修伞】叶家祠堂(二)

叶家祠堂(二)
修伞
写不出来……我也很绝望啊!

说一个挺久远的故事吧。

“冰糖葫芦嘞——”
“好甜的定胜糕唻——”
街上行人熙熙攘攘,小贩挑了担子卖各种吃食玩意儿,姑娘罗衫轻薄翩然而过,留下一股子香粉味儿。
春三月。
苏沐秋头顶着葛布巾,把身后的纸幅贴贴正,正襟危坐,打量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。
旁边面摊的陈家二小子,笑嘻嘻把一个空碗搁在油腻的桌上,白瓷碗带蓝花,滚烫的面汤倒进去,再撒一撮翠绿葱花。
“苏哥,今天吃面不?”
苏沐秋看看日头,把手中的书一合,毛笔在砚台上蹭两下,“吃,老规矩啊。”
“这位……兄台。”
刚准备把摊子收了,有人敲了敲他的小桌。
来生意了。
苏沐秋是正打算进京赶考的书生,这两日趁香市,摆了个摊子卖字画。
他抬头,一个同自己一般大的年轻人,正斯文地拿着把折扇,客客气气地问他话。
苏沐秋忙回头冲面摊喊了声,“面你先煮下啊!两个铜子儿的素面,多一文我不付钱的!”
回过头来,“客官,朋友,您要写什么来着?”
对方认认真真想了想。
“你就写个鸡年大吉吧。”
“好嘞。”
下笔立就,龙飞凤舞,骨神俊秀,端的一笔好字。

“叶修,叶修。”
叶修睁开眼睛时,头顶是老宅高且黑的屋顶,昨晚睡着时没拉帘子,朦胧的山色从窗里透过来,枯树一枝枝。
有人正在叫他。
“你爸五点就去祠堂了,现在八点十分,你有五分钟收拾。”
靠。
叶修跳了起来,一瞬间感觉到无比的头疼。从生理到心理,头疼得不得了。
跌跌撞撞冲到祠堂,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,叶修慢慢回忆起昨晚的事。
头还是疼,昏昏沉沉的,打个哈欠,眼泪都快流出来。
昨晚……
昨晚他遇见了自家的福神。
看起来很不靠谱的少年跟他说故事,似乎是用火筷子添过一次炭后,他睡着了。
福神竟然不是头顶有个大疙瘩的老头……奇怪奇怪。
那个苏沐秋……好看得不像是福神啊。
叶修混乱的想着。
对了。

“你受我们家的供奉?”
“对。”
“你怎么吃啊?这东西都不见少的。”
“喔,”苏沐秋笑起来,“你看好了。”
他走到案前,手指拂过一个个碟子,似乎是在考虑吃什么好。
他挑中了一个浑圆饱满的龙眼。
龙眼捏在指尖,被举到眼前,苏沐秋轻轻吸了口气。
呼——
叶修瞪大了眼睛,他刚刚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顺着那口气,被从龙眼里吸到了苏沐秋口中。
苏沐秋满足地“嗯”了一声,把手中的龙眼朝叶修扔过去。
“尝尝?”
叶修剥开龙眼,咬了一口,果肉汁水都在,却味同嚼蜡,仿佛咬了一口破棉絮般。
“什么情况?”叶修忍把龙眼肉吐了出去。
“你刚刚看到什么了吧?你没眼花,就是这样吃供奉的,果子里的灵气被我吃掉了,你尝着自然不好吃。”
“……你故意的。”
“嘿嘿。”
“好啦,说起来,香烛表纸,其实都是供奉,不过我不喜欢吃,味道尝起来就跟你刚吃的龙眼一样,”苏沐秋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,连连“呸”了几声,“你跟你家人说说别破费咯,我喜欢吃橘子,要冰糖橘,披红饱满的那种!还有……唔,猪头好可怕我不要!”
“……”叶修冲这个福神翻了个白眼。
“呔你竟敢对我不敬!小心我让你倒霉哦。”
“你吓唬我的。”
“诶是吗……”被、被看出来了!
叶修实在忍不住,大大勾起嘴角,藏都藏不住。

……不会是被吸了精气吧。
叶修担忧地坐立不安,抽空在窗格的玻璃上照了照,一样的苍白虚胖脸,没有什么肾亏的迹象。
……原来没有啊,啧。
玻璃里映出一张少年的脸。
叶修朝他笑笑。
“昨天我睡着了,你送我回去的?”
他清清楚楚的记得,昨晚听苏沐秋说话在蒲团上歪倒,木炭噼啪爆响,朦胧中有带着檀香味的体温挨了过来。
对方冲他缓缓点头,眨眼。
眼神清清亮亮。
噗。
叶修笑。
身后有人拍他肩,“叶修,去上香了。”
玻璃里的少年倏地消失了。
“嗯。”叶修漫应。

怎么会是被吸了阳气呢?
那么可爱的一个人。
不过……居然不是,有点气。
头依旧疼,怕是山里冷,感冒了吧。

取三柱香,蜡上点着,慢慢转着,把明火吹熄,一缕淡烟飘散。
叶修在长辈的注目下规规矩矩地把香插进炉里,礼数标准。
嘴里却悄悄讨着便宜,“喂你吃早饭啊,张嘴,啊——”
一双微凉的手伸进他的脖子。
卧槽,叶修一抖,连忙讨饶。
“好好好我错了,沐秋快停手——”
对方不依不饶地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。
“嘁,一点亏都不吃。”
叶修嘟囔。
突然想肾亏啊,急,在线等。


供奉设定参考,好像是《凶宅笔记》

评论(5)

热度(37)